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基层风采 > 正文
妻子被强奸,自己被死亡威胁,他开车撞死刀不离身的村霸
发布时间:2018-2-12  作者: 来源: 浏览次数:1684

小山村车祸“意外”发生

先下手为强

陈一山方向盘猛打,一脚油门,前面的樊城瞬间被卷进了车轮……

“老表,咋过是你呀!”

尽管心中带着冲天恨意,陈一山仍然“满怀关切”的下车问了一句。

此时的樊城已经倒在车轮下没有了反应,但是陈一山仍然不放心,看看四下无人,从车上拿出锤子,向樊城的头上砸去……

案情梳理

有人在酒里下毒

陈一山的恨,夹杂着恐惧,已经在小山村弥漫了一周的时间。

8月的下午,昆明的太阳落的很晚,五点多还骄阳似火,陈一山和妻子小凤从工地下班回到富山村的家里。劳累了一天,陈一山倒了一杯酒罐里的酒,想喝一杯解解乏。但是刚喝一口,就感觉舌头发麻,陈一山赶紧将酒吐掉了。

“闺女,今天有没有谁来咱家碰过酒坛子?”

“没见到。”

虽然得到了闺女否定的回答,陈一山还是怀疑酒中被人下毒了,因为酒中明显有农药的味道。

谁下的毒

眼看着丈夫被人下毒,小凤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,这个人就是樊城。于是,小凤找了个借口避开丈夫陈一山,给樊城打了个电话。

“你是不是来我家了?”

“我来不来关你什么事情!”

“你是不是在陈一山的酒罐里下药了?”

“这回没整着他,下回我就用刀把他杀掉!”

樊城挂掉了电话,小凤拿着手机,感觉此时的山风已经冰冷刺骨。

自从和樊城加了微信,两个人认识半年多了,但是这半年多,对于小凤来说,就如同噩梦一般。

妻子被辱

在小凤眼中,樊城是个地痞流氓,整天在村子里游逛,身上常年带着刀,让人敬而远之。

小凤夫妻和樊城租住在同一个村子,认识之后,樊城总是要小凤离婚,跟自己过日子,还威胁说,如果小凤不同意,就杀掉她的丈夫陈一山。小凤以为这只是樊城一厢情愿,他也不敢动手,只是说说。

2016年6月,正在住处洗澡的小凤突然看到有人推门进来,进来的不是自己的丈夫,而是樊城。此时的小凤真后悔没有及时让丈夫修好坏掉的卫生间门锁。

“你咋个进来的,吓到我了,你今天想死吗?”

“你给我一次嘛,我就不杀你老公了……”

平时樊城身上会带着刀,小凤是知道的,她不敢反抗和呼救,于是樊城顺利的和她发生了关系。

然而,狼是喂不饱的,更何况是一只不怀好意的恶狼。小凤很快被樊城更加频繁的纠缠和骚扰。

2016年7月,小凤独自一人到马街买药,樊城打电话问她在哪里,得知小凤在马街后,樊城从富山村赶到马街,又故技重施。

“你再和我发生一次性关系,我就不杀你老公了……”

樊城依然带着刀,小凤害怕了,怕他真会去杀了老公陈一山,也怕他会杀了自己。就这样,小凤被樊城带到了马街的一家旅社……

从此,小凤想尽办法躲着樊城,在这期间,樊城不断的发信息威胁小凤,让小凤离婚跟他走,不然就杀死她的丈夫陈一山。小凤不敢告诉丈夫自己被樊城骚扰的事情,因为她怕陈一山会误会骂自己,直到陈一山在酒中发现被人下毒。

摊牌

“老公,酒里的毒是樊城放的!”

小凤最终选择了向丈夫摊牌。但是只是部分的摊牌,她不敢把全部事情告诉丈夫。她说樊城已经纠缠自己一个多月了,让自己跟他走,做他的媳妇,不然就杀了陈一山。然后给丈夫看了一些樊城发给自己的短信,其他的信息则删掉了。

小凤毕竟没有想过离开陈一山跟樊城走,自己是有家庭、有老公、有孩子的人,根本就不会去和樊城一起生活,何况樊城是这样一个威胁自己全家人身安全的恶人,更没有想过和樊城一起害陈一山。

和樊城的一通电话,可以肯定的是,毒是樊城下的。樊城已经动手了,如果自己的丈夫还蒙在鼓里,那么也许下一次,陈一山就没这么幸运了,自己不知道樊城接下来会采取什么方法害陈一山,但是自己很可能很快就会家破人亡。

报警?

陈一山首先想到的是报警,让警察把樊城抓起来。但是抓起来以后呢?樊城不可能被枪毙的,坐几年牢,还是会出来,万一他出来报复自己全家怎么办?这个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,平时身上都带着刀。

陈一山去找自己同村的小舅子阿福商量,“去整樊城一顿”,被阿福劝阻了。整个人是要负法律责任的啊,阿福建议陈一山去找樊城谈一谈,把事情解决掉。

陈一山听了阿福的话,打电话给樊城,想告诉他不要闹了,怎么着都是乡里乡亲的。

但是打了两次电话,樊城都没有接,第三次接通了,但是樊城一句话都没说,就把电话挂了。阿福见谈话行不通,一摊手,跟姐夫陈一山说,只有报警了嘛。

决定动手

“我要出去看一下樊城,他到底想干什么,怎么经常在我们家附近转悠呢!”

陈一山发现樊城已经连续在自己家附近转悠好几天了,心里直发毛,睡也睡不好。8月23日,晚上,陈一山刚出门溜达,就发现樊城又在自己家附近转悠,腰里别着一把水果刀。樊城看到陈一山出来,目光对视了一下,就向前走了。

陈一山感到危机紧迫,樊城怕是真的要来杀自己了。但是从体格来说,自己又打不过樊城,怎么办?

开车撞死他!想到此处,陈一山转身回家拿着车钥匙,发车就要出门。

小凤怕陈一山出去和樊城发生什么事情,就打电话给自己的弟弟阿福,让阿福和丈夫一起去,好有个照应。

阿福家跟小凤家也就两三分钟的路。看阿福到了,陈一山问,你去干啥?阿福说要去找一个人结工钱。阿福问陈一山要去哪里,陈一山骗他说,自己要去给侄女家看看门,侄女一家人外出好久没回来了,自己去望一望。

车开出来,陈一山就顺着樊城走的方向去找,但是樊城已经没在那条路上了,于是就开着车往农贸市场的方向找,也没有看到樊城的身影。在掉头回来路上的一个超市边,陈一山看到了樊城,于是赶紧掉头来追樊城,樊城发现陈一山车速很快的冲自己过来,知道今天陈一山是想找自己算账了,于是转身向路边的草地跑去。陈一山急打方向,冲着樊城碾了过去,樊城哪里跑得过小货车,直接被卷到了轮子下面。陈一山此时脑子一片空白,根本没有松油门的意思,更别说踩刹车了,直到车子撞上了田边的水泥板子,才停了下来。

陈一山下车查看,樊城满脸是血的躺在车下面,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。

“老表,咋过是你呀”

陈一山问了一句,看樊城没有反应,心里放下大半,但是想到万一樊城没死,以后肯定会报复自己,于是自己反身去车上取来了钉锤……

但是人性最终战胜了仇恨,用钉锤砸完樊城,陈一山想到了救人,于是开始央求路过的一个人打电话,但是路人说没带电话,陈一山又跑到附近的超市请里面的人打电话叫120,被拒绝后,陈一山终于碰到一个老乡,帮他拨打了120。

最终,樊城在救护车上,被宣告死亡。

法律思考

樊城已死,陈一山被依法逮捕,小凤带着孩子孤苦伶仃……

这是一个典型的以恶制恶的案件。家人受到伤害,人身安全受到威胁,陈一山选择的不是报警求助,而是以恶制恶,用暴力手段解决,难道法律就真的不能让老百姓感到安全了吗?

陈一山担心的报复并不是不存在,但是法律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非也,如果陈一山选择报警,樊城将会面临以下处罚:

我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规定:故意杀人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犯本罪的,处死刑、无期徒刑或者10年以上有期徒刑。属于情节严重的,应当判处死刑或无期徒刑,如:

(1)出于图财、奸淫、对正义行为进行报复、毁灭罪证、嫁祸他人、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等卑劣动机而杀人;

(2)利用烈火焚烧、长期冻饿、逐渐肢解等极端残酷的手段杀人;

(3)杀害特定对象如与之朝夕相处的亲人,著名的政治家、军事家、知名人士等,造成社会强烈震动、影响恶劣的杀人;

(4)产生诸如多人死亡,导致被害人亲人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的杀人等等。

很明显,樊城的强奸、故意杀人行为已经属于情节严重之列,不仅属于有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的卑劣动机,还可能产生多人死亡的严重后果,应当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。

很多的村霸之所以会有恃无恐的欺压良善,不是因为他们不怕法,而是因为他们不懂法,不清楚他们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应当承担多么严重的法律后果。一旦他们被法律处罚过,大部分都会收敛自己的行为,很少会再违法做“村霸”,更别提打击报复了。

退一步说,就算这些人刑满释放后有打击报复的苗头,村民完全可以再次向公安机关举报,或者向司法机关申请相关禁令,以保障自身的合法权益。

结语

农村,并不是法外地带,但是,很多的案件会受到感情因素的干扰,正是所谓乡里乡亲的关系,让很多的案件被称之为“邻里纠纷”,司法办案中也会比较普通的纠纷而轻视对待。

在法律的前置途径中,无论是村委会的调解还是乡里的调解,都是以调解为主,认为邻里纠纷没什么大不了的,都是内部问题,说一说就可以解决了,就算是暂时解决不了,都是邻居亲戚关系,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。有时候,不仅是村干部乡干部这么想,很多村民也这么想。正是因为如此,造就了一批地痞流氓式的“村霸”,村民敢怒不敢言,村霸们则为非作歹,横行无忌。

不久前,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《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惩治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犯罪积极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意见》,其中,明确指出将农村的村霸和宗族恶势力作为整治对象。

小到欺良压善,大到欺行霸市,甚至操纵农村选举等等,村霸已经给农村的生活造成巨大的不良影响。

希望这次的“农村严打”,能够警醒村民们的法律意识,用法律的武器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,维护村子的平安宁静。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Copyright © 2011 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人民检察院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推荐使用Internet Explorer 6.0 以上版本Web浏览器,1024*768分辨率 浏览本站

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信息中心管理维护 地址:昆明市滇池路1409号 邮编:650228 服务电话:0871-64993999

技术支持:昆明帮联传媒科技有限公司

技术支持:昆明帮联传媒科技有限公司